好的!你们再在你们旁边好好看一看,凡是胡大高他们派来的人,身上都有记号!他们的胸前都别着一个大大的像章!咱们千万不要上他们的当!乡亲们!这都是真的……”
“乡亲们!乡亲们!”
“乡亲们!乡亲们!我是李大栓!你们听着!你们都上了胡大高他们的当啦!昨天晚上的事,都是胡大高他们干的!他们装成警察,穿着警察的衣服,把我们一家人打伤,还开枪打伤了村里的好几个乡亲!你们好好想想!公安局会这么干吗!都是他们干的!他们就是要让我们上当!”
“乡亲们,刚才那位老乡说得没错!昨天晚上的犯罪行为,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,确实是胡大高他们一手策划的!此案正在进一步追查之中,对这些化装成警察作案的犯罪分子,我们一定会从重从严,严厉打击!请你们相信,他们绝不会逃脱惩罚!”
“乡亲们,请不要动!”史元杰大喊了一声。“凡是胸前别着像章的人,也希望你们老老实实的站着别动!乡亲们!在你们中间,有我们大批的公安警察!你们不要怕,一定要把那些有记号的人牢牢的看住!我们的公安人员随时都会帮助你们!还有,我要警告混在村民中的这些人!立刻举起手来!缴械投降!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!如果你们还要执迷不悟,继续顽抗……
“想尽一切办法同他们联系,用直升机直接跟他们对话!”
“想让她走?没门!”姚戬利的模样突然变得凶残而恐怖。“要给我算账?没那么容易!你要是敢跟我算账,我就先杀了她!”
“想说想说,你让我再想想,让我再想想。”
“像他们这些人,尤其是在这两天,7点钟时,肯定都起了床,很可能有一部分人已经走在了上班的路上,而且老婆孩子也都在,来来往往上班的人又那么多,一旦看见警察,别说大人了,只是那些小孩子的围观就让我们寸步难行。而一旦有人围观,几乎就等于把行动告知了那些犯罪嫌疑人。人越多,我们越被动,对他们则越有利。要是他们有枪,情况就会更糟……”
“肖书记!你说完了没有!”仇一干终于不忍再往下听了。“好了,你别给我讲这些大道理,如果我在你的位置上,我会比你讲得更动听!我究竟能监督了谁?又能监督了什么机关部门?真是笑话!你说我可以监督任何法律机构,可公安局不打招呼就抓走了我的儿子!这就是我的权力?如果我是一个省委书记,一个市委书记,我手下的这些机关部门,敢这样对待我吗!监督你?我敢吗?要能监督了你,我会大清早地跑这儿来,苦苦地给你求情吗!”
“肖书记,”苏禹似乎仍在努力地平息着肖振邦的情绪,“现在的情况跟刚才有所不同。比如说,他们两个如果是自愿的呢?”
“肖书记,”苏禹似乎知道肖振邦此时的心情,话音显得更加小心谨慎。“提前让新闻单位介入,也有它的好处。它会给我们下一步的审理和办案过程扫清障碍,减轻我们的压力。”
“肖书记,……我觉得,不能这样说,我们会提前把这个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